猫咪最新地址maomivip77

甄家,湘省西部某资深巫蛊世家,传承上百年,擅长替人解咒、消灾;当然,这翻过来说,下咒、增灾,种蛊也是其擅长,在湘省某些层次甚是有些名气。

这甄家人出门在外,迎来送往,自然是真豪气,真土豪。

甄美丽小姐出身甄家,乃是甄家家主最小的女儿,打小受宠惯了,更是豪气。

但这回,看着自家父亲,在对面那两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乡下人面前,不但出手打自己,而且还这幅小心赔罪的模样,甄美丽小姐这回终于有些怕了。

这是第一回踢到铁板,而且踢到铁板的滋味,似乎真不好受,而且有些可怕……

“没什么事,飞机到了?”看着自家的媳妇,林玉音轻轻地笑了起来,然后看向丈夫,道:“那我们走吧,别让小南就等了!”

“好,走吧!”彷父也点头笑着应着道,他不太喜欢这种场面;只是看着自家这未过门媳妇的威势,便知自家儿子威风,远超想象。

看着两人走出贵宾厅,似乎并没有再追究的模样,年轻人和甄小姐两人都暗暗松了口气。

那年轻人赶紧上前扶起甄小姐,但两人却没发现,自家爹爹这个时候脸色并没有轻松,还是一副小心紧张的模样,甚至似乎还更加紧张了两分。

“湘西甄家,甄世明见过赵盟主!”

听得父亲这声音,两人才愣然地朝着那边还站在门口未曾离去的那位有若出尘天仙一般的少女看了过去。

看到这位少女,这甄小姐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妒色,她自认自家已经是顶尖好看的了,但看到眼前这位,却自惭形秽。

短发柠檬少女带来冬天的清新

但旁边的那位年轻人,在看清对方的模样时,脑海中便是有若一枚轰雷炸响。

他首先还不知这位林长老是谁,但看清这少女,他便认出,这便是曾在修界论坛看到过照片的那位破天盟新任盟主!

既然这是那位赵盟主,那刚才那位林长老不就是……还有那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男人,不就是那位的父亲?

想到这里,这位年轻人的脸色越发惨白了几分,看着自己手中扶着的未婚妻,心头不禁怨怒至极。

竟然招惹了这两位……这事只怕……

果不其然,对于甄家主的恭敬,那位清丽至极的少女似乎并不领情,一个清冷好听的声音传来:“辱及彷盟主亲长,甄家主好自为之!”

听着这话,这横惯了的甄小姐心头更是恼怒,我爹爹都这么道歉了,你长辈也没说什么,你还威胁……

但这甄小姐心头怒意还刚冒头,突然只觉得头顶灵台猛然一振,一股剧痛传来,同时一股灵力摧枯拉朽一般地摧毁了她体内的灵元。

“呃!”甄小姐愕然地抬头望去,只见尽然是自己父亲一掌劈在了自己的头顶。

“爹…”甄小姐愣愣然地软到在地,骇然地看着自己父亲,心头满是惊愕和恐惧,不知道想来把自己当做掌上明珠的父亲为何突然对自己下这等重手。

但此时,她已经没有机会想那么多了,随着体内灵元散去,身体之内,一股有若万蚁噬骨的感觉开始逐渐腾起。

“命蛊反噬!”

甄小姐脑海中还只是一个惊恐的念头冒了出来,那感觉便猛然倍增,整个人瞬间身青筋直冒,便一把推开扶着自己的未婚夫,在地上翻滚嚎叫了。

“啊…啊…好痛…爹…”

“啊…爹…爹爹救…我,救我…”

面对自家女儿那凄厉的惨叫声,甄家主仿佛没有听到一般,只是恭敬地对着少女,鞠身颤声拱手道:“甄家教女无方,还请盟主宽恕!”

少女淡淡地看了一眼在地上翻滚嚎叫的甄小姐,这才轻轻颔首,缓步转身走出门口去。

“啊…啊…爹…”

“救…我…救我……”

凄厉的惨叫声在这候机厅内四处回荡,但这位甄家主却是一直鞠身拱手对着那边早已经空无一人的门口,不为所动。

而旁边的几个甄家人看着,一个个脸色惨白,也无人敢言语什么;就连那年轻人,站在一旁,也只是惨白着脸,不敢出手。

众人皆知,甄家最受宠的这位小姐,已经彻底废掉了,以后再无修炼可能;而且,被本命蛊虫反噬,这种痛苦乃是世间最可怕的存在之一。

但此时,家主宁愿小姐承受这种痛苦,也不愿出手,便是一个态度,要让对方解气。

否则,那可是破天盟,是那位的双亲;对方若是不解气,整个甄家倾刻覆灭,也只不过是对方举手之劳而已。

甚至,对方只需要一句话,便会有无数人会兴奋地冲上来将甄家毁家灭门,只为向那位献媚。

直到过了半分钟之后,甄家主这才长长吐了口气,一脚踢在自己女儿身上,将其打晕,同时手一挥,一股淡淡的药香将撒在女儿身上。

随着这一股药香将甄小姐笼罩,甄小姐脸上手上那鼓起的骇人青筋才缓缓淡去,原本就算是昏迷中也还在微微抽搐的身躯,也慢慢随之恢复平静。

同时又俯身,在自家女儿身上拍了数下,又掏出一颗丹药喂了下去,瞧着女儿那气息也逐渐平缓,这才直起身来。

“把小姐抬起来,回家!”

甄家主脸色阴郁,怒哼了一声,负手转身朝着外边离去。

身后的几人看着家主的背影,也不敢问什么,赶紧抬起自家小姐,和那年轻人一块,快步地跟在后边离去。

“今日之事,有若丝毫外泄,你们一个都别想活!”走在最后的一名老者,回头看了里边的几个服务员一眼,阴冷地丢下这么一句话,才转身而去。

几个服务员早已经被方才这古怪的一幕,吓得躲在一旁,有若鹌鹑一般。

此时听得这话,那脸色是愈发惨白了几分。

只是,能在这个候机厅上班的,都很清楚在这里候机的都是非富即贵,而且还是顶级的那种,加上方才那惊人的一幕;几人对视了一眼,都点了点头,连方才的事都没有人敢再提一句,便自己做自己的事情去了,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只有领班经理,急匆匆地去了监控室,必须把方才一幕的监控视频部删掉,不能留下一丝一毫。

没人敢拿自己的命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