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污污视频的软件

fang dao

******************

他是儒家统治思想的化身。儿子南宫玉的叛逆思想使他大为不满,动不动就骂他“畜生”、“该死的奴才”。曾亲自抡起大板子朝南宫玉狠命打去,随后还要用绳子来勒死,因太夫人及王夫人的拦阻,才未勒死南宫玉。他是个伪君子的典型,满口仁义道德,宽柔待下,而实际上他对奴隶的训斥却是∶“等我闲一闲,先揭了你的皮!”外甥薛蟠打死了人,他公然徇情枉法;对贪赃暴虐的贾雨村,他却最是热衷与其来往;外放江西粮道时,在他的纵容下,手下人横行不法,公然纳贿。他无能又孤独,儿女亲属相聚谈笑,他一出现就会让大家敛声屏息,弄得索然无味,致使太夫人也不得不“撵他出去休息”。当锦衣军来抄检贾府时,他只会“跪在地下磕头”,“心惊肉跳”跺脚长叹而已。

昌宁侯府嫡长女,现任京营节度使王子腾之妹,与薛姨妈是一母所生的姐妹。丫环金钏和宝玉的一句玩笑话,就被她一个巴掌“打得半边脸火热”,还把她撵了出去,致使金钏儿投井身亡。金钏儿死后,她却流下伪善的眼泪,并向宝钗说,金钏儿前日把她的一件东西弄坏了,一时生气,打了她两下子而已。宝玉的丫环晴雯,只因她蔑视王夫人为笼络丫头们所施的小恩小惠,又遭到她的残酷报复,在晴雯“病得四五日水米不曾沾牙”的情况下,硬把她“从炕上拉了下来”,撵出大观园,当夜就悲惨地死去。但王夫人向贾母回话时却说晴雯又懒又淘气,且得了女儿痨,才把送出大观园的。

邢姨娘(太夫人娘家远房表姐的女儿)

王夫人第一胎是女儿,后两年内无所处,太夫人以南宫家香火为由,跪在祖宗牌位一天一夜后,逼南宫政及王夫人点头答应,纳为良妾。

她禀性愚弱,只知奉承太夫人,她的一生俱由太夫人摆布。出入银钱,一经她手,便克扣异常,婪取财货。

在家是老大,把所有的家私攥在自己手里,心心眼眼都是娘家人,她弟弟一家人还要依傍她过日子。听她弟弟叙述,两个妹妹日子也都惨淡,大妹妹没能嫁给有钱人,小妹妹索性老大守空闺。

柳姨娘(刑姨娘院子里的粗使丫鬟)

柳姨娘是家生女儿出生,所谓家生女儿,就是小厮与放出去的丫鬟结合生下的下一代。半夜爬床,有了孩子后才被抬为姨娘,想方设法负气斗狠,成为令人憎恶的尴尬人。

女儿不认她,唯一守着柳姨娘的儿子又不成器,芳官作为丫鬟敢公然跟她打架,在下人里没有主子样,在主子里想摆主子款又明显矮人一截。言语粗俗,骂人用脏字,小**、小娼妇、小粉头为其口头禅。

南宫春(嫡出大小姐)

马桶角落边的纯真女子在想念

南宫家第一个女儿26岁,一出生便由长公主抚养,景太元年,年仅十三岁便被选入宫中,封为贤嫔,同年,生下六皇子,加封为贤妃。睿智,能忍。

南宫夏(庶出二小姐)

南宫政与妾柳姨娘所生,13岁,排行为公主府的二小姐,其出生之时,大小姐已经进宫,故为公主府唯一的小姐,太夫人遂把其抱到身边教养。

她精明能干,有心机,能决断,连王夫人与二少奶奶都让她几分,有“玫瑰花”之诨名。她的封建等级观念特别强烈,所以对处于婢妾地位的生母柳姨娘轻蔑厌恶,冷酷无情。抄检大观园时,她为了在婢仆面前维护作主子的威严,“令丫环秉烛开门而待”,只许别人搜自己的箱柜,不许人动一下她丫头的东西。“心内没有成算的”王善保家的,不懂得这一点,对探春动手动脚的,所以当场挨了一巴掌。探春对贾府面临的大厦将倾的危局颇有感触,她想用“兴利除弊”的微小改革来挽救,但无济于事。

南宫秋(嫡出三小姐)

王夫人所生,与南宫玉为孪生兄妹,12岁。一位具有中性美的女子形象:心直口快,开朗豪爽,爱淘气,甚至敢于喝醉酒后在园子里的大青石上睡大觉;偶尔身着男装,大说大笑;风流倜傥,不拘小节;诗思敏锐,才情超逸,善良细心。拾到金麒麟;海棠诗夺魁;烤鹿肉割腥啖膻;芦雪亭联诗夺魁;醉眠芍药裀;中秋联诗“寒塘渡鹤影“

南宫珠(嫡出大少爷)

南宫政与王夫人的长子23岁,19岁考中探花郎,突然身染重疾,卧病在床。聪明,正人君子。

李纨(大少奶奶)

南宫珠之妻21岁:字宫裁,南宫珠之妻,生有儿子南宫兰3岁。她出身金陵名宦,父亲李守中曾为国子祭酒。她从小就受父亲“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教育,以认得几个字,记得前朝几个贤女便了,每日以纺织女红为要。一概不闻不问,只知道照顾病榻中的相公及抚养亲子,闲时陪侍小姑等女红、诵读而已。她是个恪守封建礼法的贤女节妇的典型。

南宫琏(庶出二少爷)

刑姨娘之子,23岁,不务正业,好色纵欲。和妻子佟曦岚帮著料理公主府家务。他一味好色纵欲,女儿蓉姐出天花,按迷信要夫妻分房,他一离开佟曦岚就找“多姑娘儿”鬼混。佟曦岚去过生日宴会,他就把鲍二媳妇勾搭上手,见了尤二姐,又贪图其美色,骗娶为二房。他和佟曦岚同床异梦,也不知她背地里重利盘剥,是个典型的纨子弟。

佟曦岚(二少奶奶)

南宫琏之妻,太夫人的内侄孙女。佟家到了佟曦岚这一辈,早已成了破落户。长著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她精明强干,深得太夫人的信任,成为公主府的实际大管家。她高踞在公主府几百口人的管家宝座上,口才与威势是她谄上欺下的武器,攫取权力与窃积财富是她的目的。她极尽权术机变,残忍阴毒之能事。

顶点